找到一位好的简历优化师,他们就可以帮助求职者优化、修改简历,帮助其最大程度接近梦想岗位

凌晨三点,张天宇坐在电脑前按惯例投出十份求职邮件。如此深夜坐在电脑前,只因她觉得这个时间点发出的简历,可以让自己成为被 HR 最先看到的人。

今年三月,大四的张天宇面临毕业,如何找到一家心仪的公司,成为她的生活主旋律之一。在张天宇的电脑里,有一份被精心优化修改过的简历,排版变得更加简练,每一段工作内容增加了详细的分类,全文字数扩充了 600 字,让之前单薄的简历内容变得丰富起来。

改变并非出自张天宇之手,而是来自简历优化师齐昌。一次偶然的机会,张天宇在手机上刷到了齐昌发布的简历修改作品,数张经过他修改的简历对比图,让正在求职的张天宇动了心思。在她看来,一份好的简历能够大大提升求职概率和面试概率,而经过齐昌修改之后的简历,一眼就能够看到求职者的情况和其所擅长的事情。

把自己的简历进行优化,张天宇做出了这样的决定。紧接着,她向齐昌进行了咨询,接受了一对一的简历优化服务。

和张天宇一样,工作一年之后的巩悦因为同事购买了不错的简历优化服务,她也在电商平台下单找到了一位简历优化师。下单过程中巩悦发现,寻找简历优化师的过程并不难,只要在平台上搜索「简历优化」这个词条,可以找到两万多条商品信息,且大量店铺月销量已过万,这表示,在广阔的求职市场中,具备简历优化需求的人数众多。

在大众视野中,从事「简历优化师」的人数正在快速增长。2021 年,中国高校毕业生人数突破 909 万 ,比去年多出 35 万人。100 张纸的厚度是 1 厘米,如果把这 909 万人的简历叠在一起,大概有 900 米那么高,如果推倒在跑道上,比女生 800 米的长跑长度还要多一些。

事实上,跑道确实存在。求职人数持续上涨,求职信息也随之膨胀,一页纸的简历愈加和一个人的新出路紧密相连,简历在赛道中占据前位,背后的个人就多个机会,也许就能在大厂还是回乡、出国或是读研的摇摆中能多份底气。

无数拿着简历的「张天宇」想在充满随机因素的求职跑道中占定前列,简历优化师这个职业就从渴求和现实之间突然冒出来。像齐昌一样散落在各大网络平台和招聘网站中的简历优化师,成了求职者眼中的帮手。找到一位好的简历优化师,他们就可以帮助求职者优化、修改简历,帮助其最大程度接近梦想岗位。

最后,张天宇收到了 7 份面试邀约,全是耳熟能详的大公司,那份优化过的简历,最直接的作用就是为她带来了更多的选择和底气。

定制「简历优化师」

接单、沟通需求和修改方向、反复确认最终版本,这是简历优化师齐昌通常完成每个简历优化订单的流程。

齐昌在做简历优化师之前,在一家不错的广告公司上班。专业对口,薪酬合理,而这家广告公司也是在他收到十多个 Offer 之后,精挑细选之后才做出的决定。回忆起自己的求职经历,齐昌认为一份好的简历十分重要,「那是一份很好的敲门砖,是代表自己的。」

后来,有学弟学妹找齐昌寻求简历修改意见,他也开始将自己修改简历的案例分享到网上。通过图片摆对比,利用文字讲细节,随着内容点赞、评论数量开始上升,齐昌逐渐在这个过程中找到了价值感。

祝开心是在 2016 年开始从事简历优化工作的,转行前曾做过 3 年人力资源工作和 4 年企划经理工作。他说:「起初,简历优化这项收费服务仅出现在招聘网站中,旨在帮助提高应聘者的录取率,而优化师多为从业多年的 HR。而现在从事这项工作的年轻人越来越多,他们开始在媒体上分享优化经验并自行接单,把自己变成了『简历优化师』。我觉得我们的工作逐渐被优化了,变成了一种新兴职业。」

庞大的市场需求吸引了众多像齐昌一样的职场人,「但是要把优化简历的工作专门做成一项事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方面是个人的综合能力要强,另一方面还要考虑是否盈利。如果不盈利,很难有很强的动力做下去。」

在权衡利弊后,齐昌还是决定辞去工作,成为一名全职简历优化师,靠自己在自媒体上获得的流量和修改简历的专业技巧来吸引客户。

让齐昌感到意外的是,简历优化师的市场缺口不小,全国各地求职者纷纷通过网络找到他。其中有金融岗位的求职者、互联网岗位的求职者,还有传媒岗位的求职者等。客户的专业和需求五花八门,其中不乏身在国外的留学生。打开齐昌的朋友圈,7 月 10 日的一条朋友圈就已经梳理出他所服务的客户,目前已经覆盖 17 个国家和地区。

由于求职者情况各异,简历优化这门服务逐渐带上了个性化定制色彩。齐昌说:「每个订单我的收费标准为 200 元至 500 元不等,价格随求职者的工作年限和经历繁简程度进行浮动。」而现在整个市场上也以类似标准收费,但价格范围更广,低至几十元,高至千元。

对于整个行业来说,「优化」的标准和过程究竟是什么?「匹配度」,齐昌提到这个词。面对一份未经修改过的简历,齐昌总是秉承这第一大原则进行操作。

在齐昌看来,简历优化的第一步就是将对方的真实经历进行筛选,挑选出和职业相关的亮点,放大或缩小内容占比,最大化提高岗位和经历匹配度。他习惯打一个长电话摸清客户的详细需求和全部经历,在二者间找到牵引线,10 分钟到 30 分钟的电话沟通像采访般发问,以便在短时间内挖取更多信息。

信息聊透,齐昌便开始着手修改。每一条信息的删减,都为提高匹配度服务,个性化定制特点也就此凸显。此外,精练语言、量化成果、优化排版等细节也都在齐昌修改范围之内。

对齐昌而言,表层看来是将求职者经历和岗位进行对位,实则是调和求职者和用人单位之间信息不对等的矛盾。许多应届毕业生涉世未深,对于用人单位的情况了解不够,在制作简历时会遇到很多问题。「在我修改过的简历中,80% 都是应届生,20% 是工作年限为 3 至 5 年的在职者,只有极个别时候,才能见到工作多年的客户。」

曾有多年互联网高管任职经历的刘祥认可了这种说法,「一句话,简历优化师知道如何帮助学生去接近招聘方喜欢的风格和需求,这就是它的存在价值。」刘祥补充道,「更何况,工作十年以上的资深职场人根本不需要通过简历去找工作。」

优化中的信息偏差

「掺水」「服务效果差」,这些对简历优化师的负面评价,齐昌听到过不少。不过对于自己的职业,他始终保持从真实角度出发,进行优化改造。

齐昌善于从求职者身上挖掘一些平平无奇的闪光点。「曾经有位新闻学专业的客户给我发来一封简历,简历排版混乱、内容不足,看不出重点。但在和对方交谈之后我发现,有很多经历都没有写进去。在一步步优化之后, 修改后的简历内容变得相对充实。」

齐昌觉得基于事实出发的模板和语言包装也是优化的一部分,像是化妆师根据骨相,可以把人物特点进行妆容的塑造。一般经历丰富的人简历会相对好操作一些,因为有许多内容遴选的空间,修改起来更顺心。

齐昌经常会遇到不同客户,有的客户经历匮乏,这时往往要花大量时间挖出和应聘岗位匹配的经历。如果实习经历较少,就拣最匹配的重点阐述,从未实习过就得向里挖校园经历。

也有一些经历比较丰富的顾客,会责怪简历改动地方不多。齐昌理解他的想法,却无法认同,因为那位顾客的经历在他看来全都对应岗位需求,这似乎是个性化定制的缺点之一,由于改动因人而异,无法确立统一的行业标准,求职者和简历优化师之间的理解差异就有可能催生矛盾。因此齐昌觉得优化简历是一个需要花心思去做的事情,还需要具有一定的专业功底。

巩悦从事的是金融工作,看到前同事通过简历优化成功斩获多个 Offer,其中不乏 top 级别金融公司,这让巩悦十分动心,她也想为自己寻求更多的职业机会,于是找到了一位简历优化师。

一开始,为了收获心仪的岗位,巩悦在填写资料时把能想到的内容都写了进去,本以为能够很快拿到一份优化好的简历,但让她失望的是,对方表现得很不专业,不仅临时更换了简历优化师,还出现了简历中英文拼写错误的情况,这让巩悦很无语。而当她将优化之后的简历投放至招聘网站上时,有位猎头告诉她:你这份简历上的许多内容和应聘岗位并不相符。

「天哪,那我这个服务也太垃圾了吧。」巩悦十分气愤。最后,这份简历没有收获一份 Offer。不死心的她在另一个店铺再次购买了优化服务,但这一次,对方修改后却几乎没有任何变化,巩悦要求退款,却被告知「初稿已经发给了你,只能退一半费用」。

对此,齐昌表示不难理解。目前,行业中的简历优化师大致分个人运营和团队运营模式,个人运营类似齐昌的模式,靠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修改案例、输出知识招揽客户,集接单客服、优化师工作于一体;而后者多见于电商平台和招聘网站,求职者下单后,客服将订单分发给具体优化师。

变数往往发生在团队化运营中。在齐昌看来,每一份简历优化结果基本全依仗于简历优化师的个人能力。然而,一般来说,团队运营不会提供过往修改案例,纯靠品牌 IP 获取客源,消费者虽然能够自主选择价格档次,但仍无法得知优化师真实水准,只能通过文字评价进行想象。

这种信息偏差就造成众多非专业人士进入市场,许多简历优化师并不是专业 HR 或具备经验的职场人士,甚至只是大学生兼职。同时,团队式协作分工明确,一份钱需多人分成,为了提高利润,客服往往会给优化师尽可能多排单,服务时间被压缩,效果自然难以保障。

在简历背后塑造自己

简历优化是否真的能一劳永逸?齐昌将简历比喻成「敲门砖」——只能尽可能保证它叩开公司的大门,究竟能否被录用是一个综合结果。这个解释,张天宇也表示理解,因为她也说不准自己当时收到的 Offer 到底是因为简历优化,还是因为自己本身经历丰富。

「当简历优化不再是一个局部现象,而成为一个普遍事实后,这时,大家就又站在了同一起跑线。看似弯道超车的简历优化此时作用被完全消解,站在跑道上的求职者,拼的还是自身实力。」刘祥说道。

曾经有一个女孩让齐昌印象深刻。这个女孩来自一个二本院校,但从一开始,她就拥有极其清晰的规划,大一她就开始参与各种校园活动,之后几年一直没有停下脚步,参加比赛、校外实习,最后成功进入 TOP 级互联网公司实习。齐昌认为这是一个极其典型的例子,论证了能力是获得面试机会的最终关键。

面对求职者越来越多的需要,越来越高的行业标准,齐昌也会焦虑:如果当时没有选择离职,只要肯坚持两三年他就可以从广告公司跳到甲方,还可以拥有一份收入相当不菲的工作。

如今,齐昌发现自己在业务能力方面还有许多不足的地方,如果想要在简历优化师的道路上走得更远,需要不断去学习。他有时候甚至会觉得自己也像极了一名摇摆在人生职场路上的普通求职者,他也开始不断审视自身,在现实中尽力斡旋。

即使会面对越来越多的困难,但齐昌仍相信这个新兴的职业仍然具有发展空间,这也是齐昌自己的喜好选择。就像他曾经说的:「一个人不能去尝试应聘所有的公司,你必须找到你自己喜欢的事情。」

(文中张天宇、祝开心为化名)

本文来源:参考网   作者 王欣 

© 2021-2022 JingCha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 2021-2022 北京京厂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2021027978号-10